返回

哪裏岀了錯?五個常見的企業數字化變革問題

用友-企業-數字化-變革-常見問題

 

“數字化轉型對企業而言,不僅是一道戰略選擇題,更是一道生存題。”

 

後疫情時代,數字化已成為所有企業的共識。

據某調研諮詢機構報告顯示,在對數千家企業就企業數字化進程調研時發現,43%的企業高管認為新冠疫情對企業數字化進程的推動加速了1-4年,50%的企業高管認為疫情對企業數字化的進程加速了5-15年不等,疫情對企業數字化發展的加速作用不言而喻。

但不少企業在內部推行數字化的進程中,以為上了一套系統就實現了數字化,或者盲目地認為只要構建好完整的信息化系統,就可以解決掉企業發展過程中的大部分問題,但事實發展卻大相徑庭。

以終為始,我們來看企業為什麼要數字化?企業在數字化發展中存在著哪些誤區?如何有效推動企業發展的數字化?企業數字化發展又存在哪些天然的局限性?

 

 

 

企業為什麼要數字化?

在信息發展不完善的年代,勞動力成本低廉,大部分企業在內部管理、市場運作方面採取的都是較為傳統的“人海”戰術。

經濟發展初期,大量的中小創業者開始出現,商業和流通逐步走向繁榮狀態。彼時,消費者被壓抑的消費需求被忽然釋放,整個消費流通環境正式進入生產者主權時代,企業生產什麼,消費者就消費甚麼。

無數的快消企業信奉著“產品只要能夠擺在貨架上,就一定能賣的出去”,所以大量的快消廠商及經銷商瘋狂地加人、加車,以尋求將商品鋪設進門店,進而獲得更高市場份額。

同時,在品牌傳播上,受制於客觀條件,品牌傳播和消費者獲取信息的方式和渠道只有中心化的媒體,比如電視、電台廣播、報紙等。在渠道上,沃爾瑪、家樂福等連鎖商超巨頭陸續進入市場,並逐漸成為商品分銷和消費者購物的主要渠道。

2009年11月11日,首屆雙十一購物狂歡節正式上線,雙十一單日銷售額高達5200萬,次年這個數字就達到了9.36億,2011年更是突破了52億元,2012年,雙十一大促期間銷售總金額就達到了191億元。

與此同時,金融支付、物流、交易、促銷工具等基礎設施的完善,讓無數傳統廠商正式看到了來自於線上“野蠻人”的能力。

在隨後的幾年中,線上電商開始對線下傳統分銷模式發起摧枯拉朽式地衝擊。

如果說是電商打開了企業數字化的大門的話,那麼客觀大環境的改變無疑則把企業真切地推到了數字化的大門之前。

 

 

 

除疫情的影響外,促使企業數字化變革的因素主要有以下幾點:

用友-企業-數字化-變革-因素

 

1. 從生產主權向消費主權轉變

生產效率的提升促使社會分工愈發細化,產供銷開始逐步分離,生產開始由企業特有職能向獨立的社會職能轉變,社會化生產成為一種新的社會基礎設施。

生產者與消費者之間的關係,已經由之前的生產企業生產什麼,消費者就消費甚麼向消費者需要什麼,生產者就生產什麼轉變。

 

2. 從中心化傳播向分眾化傳播轉變

互聯網尤其是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帶來了平台媒體和社交媒體的興盛,用戶接收信息的方式開始由以往的電視、報紙、雜誌逐步向社交媒體轉變,傳播的核心已經由原來的中心化媒介開始向獨立的個體轉變。

 

3. 從大渠道分銷向離散型渠道分銷轉變

原來沃爾瑪、家樂福、大潤發等商超KA一直是快消品的主要分銷通路,而現在線下連鎖便利店、傳統食雜店,線上社交電商、視頻電商、內容電商等開始快速發展,渠道開始由單一走向多樣;

 

4. 由簡單型管理向複雜性管理轉變

企業業務規模逐漸擴大,團隊人員規模等也必將進入到一個新的量級。隨著團隊成員不同地區、不同性別、不同年齡等核心要素差異的增大,企業的管理成本及管理難度也必將呈幾何量級地增長,引入數字化工具和流程來管理就成了必然。

 

綜上,企業的數字化變革也就成為了必然。

什麼是企業數字化?

 

既然企業必須要進行數字化變革,那究竟什麼是數字化?

數字化轉型是指利用人工智能、大數據、雲計算、5G等新技術,建立一種全新的、以數字技術為核心的、富有活力和創新性的新商業模式,幫助客戶達到開源節流、降本增效、控制風險、提升口碑的效果,從而從根本上提升企業的競爭力。

值得注意的是,企業的數字化並不是簡單的信息化。西卡德高首席信息官王翔峰曾對外表示,“傳統的IT系統升級在整個業務結構上不會有太大的變化,原來的流程是什麼樣,現在還是什麼樣,只是通過系統升級,我們更好地提升了管理效率,優化了運營,降低了成本,這是信息化的價值和特質。

 

而數字化,其根本是數據驅動,但過程不僅僅是信息系統搭建的過程,還包括了對創新業務的探索,數字化轉型必定伴隨著業務轉型,少了這個環節,企業的數字化就還簡單停留在信息化的層面。 ”

由此可見,數字化轉型的實質是企業組織、業務、市場、營銷、人力資源、產品研發、供應鏈、製造、財務等企業經營要素、經營環節的一次全方位的變革。離開業務的數字化,僅僅是簡單的信息化。

對於大多數企業而言,數字化轉型面臨的挑戰來自於各個維度:從技術落地要業務創新,從組織變革到文化重塑,從數字化能力建設到人才培養。

數字化-數碼化-難題

因此,企業在落地數字化業務的時候,要清晰地認識到企業的數字化是一個長期的過程,不是一時的戰術,而是長期的戰略,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可能在短期的時間內就看到立竿見影的效果,很多企業需要3-5年,甚至更長的時間才能看到數字化轉型的明顯效果。

與此同時,我們還要看到企業數字化轉型過程中為企業發展帶來的新的業務可能性,即數據資產。數字化轉型不僅僅是將新技術簡單運用到生產過程中,更應該在轉型過程中不斷積累並形成數字資產,圍繞數字資產構建數字世界的競爭力,才能真正構建起企業發展的核心競爭。

企業數字化發展過程中面臨的問題

在筆者接觸的眾多消費品企業中發展,企業規模越大,數字化轉型的難度也越大,這其中不乏某些頭部食品、飲料公司,反而是中小規模的公司數字化轉型更加徹底。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用友-企業-數字化-變革-常見問題

1. 利益問題

大企業團隊、市場存量巨大,在數字化轉型的過程中不可避免地會觸碰到一些人的利益,這就導致很多企業在數字化轉型中,在很多的業務環節、業務部門難以施行,數字化只成為了某些人、某些部門的數字化。這就要求企業的數字化必須要有“不換思想就換人”的思想和決心,這就決定了企業的數字化必定是一把手工程。

 

2. 思想問題

部分企業在推行數字化的過程中,推行的很好,但是卻很難用數字化工具來指導自身的業務實踐,僅僅把數字化工具系統作為了自己進行市場作業的工具,卻不懂如何用所獲取的數據來反哺業務動作,工具與業務看似結合的很好,實則貌合神離,僅僅實現了信息化,卻未達到數字化。

 

3. 組織和人才問題

為了有效地推行數字化,對於部門企業而言,還必須進行企業組織架構的再造。因為企業在過往發展的過程中,長期以往已經形成了固化的思維路徑和行為方式,而數字化轉型卻是動態的,在轉型過程中如何建立並調整與轉型匹配的組織機構與人才梯隊,是企業數字化轉型的面臨的重大挑戰。

 

4. 數字化脫離業務問題

在企業數字化過程中,我們應該清晰地認識到實際的業務與數字化工具中的統一性及其中的差異性。統一性指的是企業的數字化和業務最終是相互協同、彼此促進、相互發展的作用,差異性則是指企業的數字化在指導業務發展的過程中應看到業務發展中的實際問題,比如經銷商的竄貨問題、日化洗護類目批發商拋貨摻假問題等,既看到數字化的長期性,又能看到實際業務場景中的現實性。

 

5. 盲目誇大數字化的問題

回歸到企業發展本質,優質的產品(Product)、合理的價格(Price)、匹配的渠道(Place)和有效的營銷(Promotion)仍然是企業能夠逐步做大的基礎,數字化只能幫助企業錦上添花,幫助企業在發展的過程中降本增效,優化管理成本、提升經營效率,卻無法從根本上解決企業發展所有問題,切勿把數字化當做企業發展過程中能夠解決所有問題的靈丹妙藥。

訂閱部落格

獲取最新數碼化洞察

資源中心

開展你的雲端工作模式